男子感染超级细菌 抗生素滥用制造“超级细菌”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1-29 17:32:52
围观:

  超级细菌,谈之色变。如果从英国微生物学家弗莱明1929年发表《论青霉菌培养物的抗菌作用》论文算起,抗菌药物帮助人类与疾病作战已历时86年。但这把“双刃剑”也给人类带来威胁。

  超级细菌无药可医?

  这两天,一则嘉兴曝出的消息再度引发了人们对超级细菌的关注。

  消息说的是,4月初,嘉兴新安国际医院接诊了一位瘫痪在床的古稀老人。老人姓徐,来的时候已经高烧数日,退不下去。

  经过医生检查,老人感染上了一种名为“耐碳青霉烯类的肠杆菌科细菌”的超级耐药的细菌。耐药菌,顾名思义,就是很多药对这种细菌是没用的,而老徐感染的是超级耐药菌,就连抗生素里的“王牌”碳青霉烯对它都不起作用。

  在老人的主治医生看来,目前没有常规可以用的药,要么去借助一些很难拿到的新药,要么你去把现有的药、毒性很大的药,翻倍剂量,两联三联这样使用,所以对这样的“无药可医”病人,医生着实头痛。靠新药做出来,时间肯定来不及,翻倍使用大剂量抗生素,老人肯定也吃不消,所以随时有生命危险……这则消息还援引数据,“根据统计,全球每年有很多人要感染这些超级耐药菌,其中30%活不了”。对于消息的信源,记者再三进行核实,但并未确定其真实性。

  对于这则消息,浙医二院感染管理科主任、国家卫计委抗菌药物管理核心专家王选锭持审慎态度。在他看来,超级细菌确实存在,但说超级细菌“无药可医”似乎太夸张。

  王选锭表示,超级细菌最开始也是普通细菌,存在于人或者动物的体内。“如果人生病了,很多时候就会用到抗生素,动物在养殖期间,也会接触到抗生素。抗生素是把‘双刃剑’。它能杀死细菌,但一旦抗生素的用量多了之后,会有‘没有被杀死’的细菌,就产生了耐药性。那么这个耐药性,在细菌之间相互传播,会变得越来越厉害。在经受过无数药物打击之后,最后存活下来的细菌,可能演变成超级耐药菌,一旦人感染这种细菌,治疗起来就会相当困难。”

  “虽然超级耐药菌很可怕,但是公众不要过分担心,因为感染这种细菌的毕竟只是万分之一的概率,感染者以老弱病残为主,年轻人感染的情况非常少,因为年轻病人抵抗力强,通过消除感染源、合理使用抗生素等手段,是可以治疗的。”王选锭说。

男子感染超级细菌 抗生素滥用制造“超级细菌”

  世卫组织已开出“黑名单”

  今年初,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份列有12种耐药性细菌的清单,上“榜”的细菌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急需开发新的抗生素。这是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发布类似清单。

  “这份清单不是为了用超级细菌来吓唬人们,而是提醒科研人员和制药公司,他们优先应该做的是什么。”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系统和创新助理总干事Marie-Paule Kieny说。Kieny还建议,政府和基金会可考虑为制药企业提供补贴,以此鼓励企业研发新的抗生素,规范抗生素市场。

  清单中的12种耐药性细菌被划分为“极高”、“高”、“中等”三类威胁程度。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鲍氏不动杆菌、绿脓杆菌、肠杆菌类为第一队列,在需要新抗生素的迫切度上最高。

  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被认为是人类对抗细菌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当对包括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在内的几乎所有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时,这种细菌被称为超级细菌。

  比如,大肠杆菌已经成为一个令医院“头痛”的常见细菌。据统计,大约有一半的女性在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尿路感染,而大肠杆菌是大多数尿路感染的原因。如果抗生素能奏效,尿路感染只是一个小麻烦。但如果大肠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,那么小麻烦会“升级”,感染从尿路扩散到肾脏和血液,甚至危及性命。而令人担忧的是,在尿路感染的治疗过程中,发现其对一种及以上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情况越来越多。

男子感染超级细菌 抗生素滥用制造“超级细菌”

  抗生素滥用制造“超级细菌”

  抗菌药物的作用有目共睹,但在与其“并肩作战”的同时,人们也发现了它的“坏毛病”:抗菌药物在杀灭细菌的同时,也起到了筛选耐药细菌的作用。随着突变,少部分细菌产生新的耐药基因,它们在抗菌药物造成的生存压力下存活下来并继续繁殖,久而久之,耐药细菌就会越来越多,造成抗菌药物失去治疗效果。如果太多地把抗菌药物用在不必要的地方,就会增加环境中的细菌接触到抗菌药物的机会,从而加快耐药菌团扩张。“超级细菌”也因此而来,它们已经“进化”到极端耐药,抗菌药物治疗几乎不起作用。

  抗菌药物直到上世纪80年代时还几乎不存在任何病菌耐药性,但如今,人类已面临“后抗菌药物时代”,今后因病菌感染死亡的人数可能会再次明显增加,情况甚至会糟糕到类似于人类发现青霉素之前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曾发出警告:在滥用抗菌药物的推波助澜下,超级细菌正在令多年来可以治愈的疾病再度变成致命杀手。在一份研究抗菌药耐药性的权威报告中,结果显示连所谓“终极手段”的抗菌药物也逐渐丧失抑菌能力,部分国家有半数患者显示出病菌的耐药性。

  滥用抗菌药物,这早已不仅仅是一种担忧,而是随处可见的现象。如世卫组织的报告所言:“世界各地现在都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涉及所有人、所有年龄段和所有国家。”现在这个问题世界许多地方影响着半数的病菌感染者,在东亚、非洲、美洲、南亚、东南亚以及中东尤其令人担忧。英国研究显示,如果找不到应对耐药菌的办法,到2050年,全球每年会因此多死亡1000万人,并造成100万亿美元损失。在我国,每年有8万人因滥用抗菌药物死亡,全国医院抗菌药物年使用率高达74%。

  构成这些统计数据的个人,也许就是生活中的你我他:感冒咳嗽、头疼脑热,许多人自行到药店买药时,总不忘搭配买点消炎药;不少家庭的抽屉里常备阿莫西林、头孢之类的抗生素;此外,长期以来,在“以药养医”的利益驱动下,不少医生动辄开出几十上百元的消炎药或吊针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抗菌药物泛滥失控,除了人们用药观念上的误区之外,还有一些“防不胜防”的因素。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曾得出全国58个流域的“抗菌药物环境浓度地图”。甚至南京居民家中自来水中也有检出。同时,据媒体报道,不少地方在畜产品和水产品养殖中存在违规使用抗菌药物的情况,连猪肉、海参、牛蛙等都检出过抗菌药物超标。

  所以,防治抗菌药物滥用,除了让人别乱吃药以外,相关的管理部门恐怕还要拿出手段,让动物乃至江河湖海都别“乱吃药”。

原标题:男子感染超级细菌 抗生素滥用制造“超级细菌”

上一篇:男子为证明酒量打赌饮6瓶白酒 晕倒在大街上不省人事 下一篇:“自热火锅”走俏网店月销上万笔 15分钟就可吃火锅安全吗?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
奇哈 版权所有
那些最新鲜、最有趣的内容,让你第一时间掌握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