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嘉年华》的几处留白,越缄默越暴烈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1-29 17:35:17
围观:

《嘉年华》剧照

低开高走,上座率飚高,看起来,围绕未成年人性侵案的电影《嘉年华》,似乎延续了早前慰安妇电影《二十二》的命运。

锦上添花,刚刚过去的金马奖,导演文晏更击败《明月几时有》的许鞍华、《相爱相亲》的张艾嘉等等,勇摘最佳导演桂冠,值得骄傲的是,这并非商业手段,也不是运气使然,《嘉年华》的横空出世,以及它所带来的高讨论度,是“女童性侵”这一敏感议题从零到一的突破,是社会阴暗处的写实,都说题材如此,意义比内容更重要,但就手法来说,越节制、表述越平静,带来的切肤之痛反而愈强烈,是愤怒,亦是悲凉。

《嘉年华》的两个小女演员,拍戏时分别只有13和14岁,周美君饰演被性侵者孟小文,是老师眼中不安分的孩子,另一个同被性侵的女同学张新新,和她走的稍近,便被送上“是不是要被她带坏”的批评,文淇饰演酒店服务员小米,15岁,她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生日,只知道从老家逃出来之后,已经呆了十五个地方,她喜欢这个湿漉漉的海滨城市,有沙滩,有巨大的梦露雕像,而且暖和,冬天也不会挨冻。

故事刻意模糊了关于小米身世的内容,如同电影一开头她张望着海边的梦露的眼神,青春妙龄,性别启蒙来的仓促,带着似是而非的迷茫。她为什么逃跑?家人父母呢?为什么办不下来身份证?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学会拍下高官刘会长进入房间的性侵证据,却要以此要挟对方勒索一万块?勒索失败之后,她被谁打了?为什么改变想法,决定出卖初夜?又为什么骑摩托车再度逃走?去向何方?

许许多多的疑问,导演选择了留白。更有小米的同事,穿着桃红套装、花枝招展、靠认识大老板买耳环的前台莉莉姐,靠卖弄姿色获得安全感,却还是被男友暴打,然后离开,也不知道将去哪里。走之前,她把一对耳环送给了小米,劝她“你应该留下来,这样才能做前台”,就跟小米眼中的美好生活是冬天不会挨冻一样,在她的世界里,对于小屁孩小米未来,最好的一种假设,就仅止于此了,不用再拿着600块一个月的工资,可以被介绍大老板,收礼物改善生活,虽然还是一言不合,就要蹲在地上被老板拿着水枪冲,但是,不然还能怎么样呢?说她是井底之蛙,但生活贫瘠如此,她又做错了什么呢?

与此同时,当我们惊叹于小文的妈妈,在得知女儿被侵犯时甩手就是一个巴掌,把小文关在厕所里剪短她的长发,撕烂她所有“不三不四”的连衣裙,以及恨恨地抽烟盯着她看,说“越来越像你爸了”的时候,另一对缄默的、张新新的家长呢?

他们看似温吞,知书达理,打扮上也更斯文,他们做了什么呢?且不说,始作俑者刘会长,就是张新新的干爹,其父亲的上级,当他们找到小文父亲谈考虑放弃官司,准备和解,让刘会长负担孩子未来私立学校学费的时候,张父起初吞吞吐吐,张母则干脆有话直说,拍上肇事人送给受害者的道歉礼物,一部iphone。在他们看来,向孟的父母提出私了的方法,甚至是一条善良的路,这么大的亏都吃了,不如能赚回多少算多少。小文的爸爸,尽管看起来过得并不好,但他起码问出了那句“这就不告了?那公道呢?”——放弃讨回公道,这样对自己的孩子,仅仅是一种基于无知的恶毒,或是见钱眼开吗?身为相对更高阶层的社会人,新新的父母可能更知道,一旦踏上这条路,会有多遥远、多艰难,吃力不讨好,说不定还自身难保,公道讨得回来吗?何必呢?

缄默的背后是什么?是更庞大的阴暗与无奈,其枝蔓延伸至未成年人性侵议题之外,涉及人口、官商、法治与道德,雷池边缘的种种,短短的两小时,岂能讲得清呢?再回到导演文晏,虽然《嘉年华》不过是她的第二部作品,但难能可贵的是,她冷静地将范畴集中于一个核心之内,没有犯大多数新晋导演的通病,要讲的话太多,恨不得面面俱到,诉尽心中情,反而有可能适得其反,面面俱不到。

至于其他留白处那些呢?言不尽意,心照不宣,却也反衬出了一种带有悲剧色彩的暴烈吧。

(作者/一把青)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凤凰网立场。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上一篇:[娱论导向]离过婚的梅根为什么可以王室过审 下一篇:返回列表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
奇哈 版权所有
那些最新鲜、最有趣的内容,让你第一时间掌握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