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衲枕头(小说·征文)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9-12 23:47:02
围观:

【流年·变迁】百衲枕头(小说·征文) 当人们安葬好吴老汉时,东方的天已经泛起了鱼肚色。此时,王队长抱着个百衲枕头,用他那沙哑的声音拱手向大家说道:“诸位亲友,还请你们回到庄上,我有话要说。”
   吴老汉的葬礼简单,是王队长和左亲右邻们给吴老汉下的葬。从坟场回来的路上,人们开始议论,有的说:“吴老汉这辈子不容易,父母亲死得早,长大后入赘吴家,可妻子也没能给他留下一男半女,就早早地弃他而去。”有的说:“要儿就得自己养,不是自己皮出的孩子就是不一样,吴老汉这个养子吴蛋着实不孝顺。”有的说:“听说吴老汉从生病到去世,这个吴蛋一次都没回来过。”此时有几位女人开始骂起这个没良心的吴蛋:“这个狗东西的良心都给狗吃了,那时盖新房娶媳妇就是亲爸了……”邻居阿婆突然埋怨起王队长:“老队长啊,你怎么就不叫这个混蛋小子回来啊?”王队长叹了口气说道:“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一言难尽啦!等会我会慢慢地告诉你们的。”
   王队长拿眼环视了吴老汉的住房,零零星星的几片草纸随风而动,有的飘向远处,有的停在杂草旁,还有几片飘落在吴老汉的窗前,此时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,此时的王队长眉宇间皱成个内八字形,他又一次叹了口,他便用那带着沙哑的语音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吧?吴老汉的家还怎么能住人啊?里面全是破烂。你们再看看,前面的一栋二层小楼就是养子吴蛋的家,这个家也是吴老汉用捡捡破烂的钱盖起来的。”邻居阿婆突然大声哭泣:“他吴叔命好苦啊!?”不知阿婆是在哭吴老汉,还是在哭自己。王队长示意让人将阿婆送回家去。
   “难道这个吴蛋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主?他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养父啊?”阿婆哭诉着离开了。
   王队长揉了揉他那双猩红的眼睛说道:“不过我很佩服吴老汉,他是个勤劳有主见的人,我们都得向他学习。”
   其实故事还得从吴老汉五年前续弦说起。
   养子吴蛋娶了媳妇后,便带着媳妇南下广州打工去了。头两年吴蛋和媳妇还回来陪养父一起过春节,吴蛋第三年的春节回来,本想让养父凑点钱从省城买房,可让吴蛋没想到的却是,不但没拿到一分钱,养父却给他领回了一个后妈。吴蛋便和养父大吵了一场,不欢而散。吴蛋和媳妇这一走就是三年多。半年前,吴老汉得了重病,便将阿婆送回了她的娘家,同时也给了阿婆一笔养老钱,这笔钱到底是多少,也只有阿婆和吴老汉自己知道。也就是因为这笔钱,吴蛋和他的媳妇便彻底地不愿意回来照顾养父了。
   王队长第一次电话找吴蛋说:“吴蛋啊,毕竟他是你的养父亲啊,如今他需要你回来照顾他。再说,你养父还有些钱,他可以付你工资的。”没想到吴蛋和媳妇商议后,给王队长回了电话说:“既然养父有钱,那就让他雇人照顾他吧。”王队长没办法,只得经常来照看吴老汉,吴老汉感动地说:“都说远亲不如近邻,真是谢你了。”
   王队长一个月前给吴蛋打电话说:“吴蛋啊,你最好回来看看你养父吧,他快不行了,他很想见你们,再说,他在银行存了一笔钱,是留个他孙子的。”吴蛋和媳妇商议后,回电话说:“孩子在这边上学,每天要接送,实在没时间,既然养父有钱,就雇人照顾他吧。”还没等王队长说完,那边就挂了电话。王队长无奈,只得安排邻居们轮流来照顾吴老汉。吴老汉感动地说:“王队长啊,你的恩情我只有下辈子还你啦!”
   就在10天前,吴老汉突然拉住了王队长的手说道:“王队长啊,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,我的后事也只有仰仗你了。”说着,吴老汉将自己枕着的百衲枕头递给了王队长。
   王队长吃惊地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   “王队长,这枕头里面有我这些年攒下的3万元钱和一张1万块钱的存折,拜请你给安排好,那存折是留给孙子的;这3万块钱是留给我后事的,记住,凡是来照顾我的都不能亏着大家,得给人支付点工钱;剩下的钱,你就给我办后事吧。”
   人们静静地在听王队长说事,个个以泪洗面。
   此时,王队长突然提高了嗓门说道:“现在我就代表吴老汉,安排这笔费用,这张1万元的存折给吴老汉的孙子;凡是最近来看望过吴老汉的亲朋好友,每户200元;凡是今天来参与吊唁的亲朋好友,每户200元;除去吴老汉的这次安葬费8千块,剩下的3千多元钱连同那张1万元存折都留给他的养子吴蛋吧,至于吴老汉忌日操办,那就看吴蛋的良心了。”
   随后,王队长便含泪撕开了那个百衲枕头。

上一篇:小小说三题 下一篇:火腿校长的故事(小小说)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
奇哈 版权所有
那些最新鲜、最有趣的内容,让你第一时间掌握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