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园里的猫咪牛仔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9-13 21:09:44
围观:


   自从科技园里的狗狗销声匿迹,取而代之猫咪豋场了。猫没有狗的高调,白天里见到人总是躲躲闪闪的,更不敢乱叫。夜间的垃圾桶是它们惟一的食物来源。尽管如此,只要周围一有人影愰动,它们就立马逃之夭夭。
   猫的繁殖能力也是相当旺盛,一下子产下五只猫仔。这家族的成员个个都那么消瘦修长,没有家猫的富态;它们的脸蛋儿尖尖的,眼睛又圆又大,时刻关注周围动静,处处小心谨慎,没有家猫那种懒洋洋的表情。流浪猫有着强烈的危机感。
   一个周末的清晨,我拎着书包上教堂,经过大垃圾桶的时候,看见一只非常可爱的小花猫在里面觅食。它抬头望着我,一双绿色的杏眼闪着胆怯的光芒,然后又低头看着食物。当它再次抬眼注视我的时候,我友好地朝它挥挥手“嗨,请慢用,莫害怕。”它终于安心低下头来觅食,但它那种举头低眉间的神态,深深刻在我的心里,让我想起曾经在福利院遇见的一个女孩,她尖尖的脸蛋上有一双美丽的杏眼,可怜她是一个弃儿,患有癫痫。她用餐的神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,也象眼前小花猫一样怯生生的,每次夹菜舀汤的时候都要看一眼同桌的人,然后才敢慢慢地送进嘴里,惟恐招来同伴的一声呵斥。想到这,我的心有点酸酸的。
   自从园区有了猫咪,老鼠的末日就到了。它们有的被猫吃掉,有的被夜半猫叫春吓得离家出逃了。总之,科技园里再也没有出现过老鼠。
   说到这,突然间痛恨起某些异想天开的专家,说什么多少多少亿万年前,老鼠是人类和鱼类的共同祖先。害得我差点不敢吃鱼。
   这种进化论够荒谬的了,感觉上象是乱伦。现在的鼠辈们为什么都不进化?从奶奶的奶奶的奶奶到我们这一代,老鼠还是老鼠,没有半点变化。若老鼠是人类祖先,那真不应该“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”,有这样对待老祖宗的吗?
   嗨!有的专家真是砖家,真该拿砖头敲脑袋瓜。
   总之,科技园没了老鼠是件大快人心的事,这全是猫咪的功劳。
   人类有言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,但在动物界里却不是这样。老鼠怕猫咪,猫咪怕狗狗,但老鼠与狗狗绝对成不了朋友。狗是猫鼠的天敌。
   狗为什么恨猫?那是有历史渊源的。听说很久很久以前,一个大户人家养了猫狗。狗看家护院抓老鼠,猫却养尊处优。一场大火,狗救了主人又救猫,自个儿的毛毛反而被烧焦。而一场大水,猫却只管自己爬上树枝保命,抛下主人和狗不管。从此,猫狗之间的恩怨代代相传直到今日。
   这传说的真伪已经无从查考,总之园区没了老鼠是猫咪功劳。
   我把一个小盆子放在园区的一个角落里,每次买回小鱼,总把鱼头鱼尾鱼肚扔在盆子里,让猫咪也美餐一顿。一天下午,我发现厨房门口躲着一条死蛇,蛇身伤痕累累,象被抓挠撕咬过。离蛇不远处有一只猫咪正在伸展懒腰,并且朝着我温柔地“喵”了一声。我这才知道是猫咪为我们除害,是它咬死了蛇。谁说猫不如狗?你看,这不就是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”的吗?
   自然界里蛇与青蛙与蜈蚣之间,也是孤独的三冤家。
   蛇吃青蛙,青蛙吃蜈蚣,而蜈蚣能一口蜇死老毒蛇。蜈蚣之毒,乃五毒之最。尽管如此,其中的两者,无论是蛇与青蛙,或者是蜈蚣与青蛙,也绝对不可能结为盟友。这些都是天意的安排,为的是保持生态平衡。
   又一个周末,科技园来了两头可爱的小黄牛。它们的毛色比成年黄牛显得深暗,是棕褐色的。它们文静优雅吃着草,吃饱了就躺卧在青草地上。偶尔发出“呣呣”温馨满足的叫唤声,那是对大自然简约的赞美。
   小麻雀飞来了,小巧的身子轻盈地落在牛仔宽厚的背上,麻雀一边啄食牛牛身上的虱子,一边叽叽喳喳唱个不休。牛牛深深地陶醉于麻雀的爱抚与唠叨之中,“哦!任时光悄悄流淌,我只愿静静守护着你,聆听你的唠叨如同甜美的音乐。”
   你看这情景:说不清是小鸟依牛还是小牛依鸟?总之不是小鸟依人,鸟儿一见到人就吓跑了。
   这是多么可爱的画面,牛雀和睦共处相濡以沫,不远处还有鸽子在地上觅食,这些和平使者在阳光下时不时发出“咕咕咕”的唱腔。
   我推开窗门,两头牛仔的四只大眼睛一下子向我看齐,似乎问我:“你也在这里呀?你是这里的主人吗?”我摆摆手。我知道它们的主人是一位勤劳的大爷,就跑去叫了他来。
   牛大爷每天打两份工,全是保安工作,一份是物流公司,另一份是一家大工厂。偶逢休日,他总是牵着这两头牛仔穿过大马路去野地喂草。
   牛大爷说“多谢了,昨晚为了寻找这两头牛仔,一夜没合眼。”大爷一走近牛牛,牛背上的麻雀就飞得无影无踪了,仿佛幽会中的小情侣不幸遇上了对方的老家长。
   牛仔们恋恋不舍离开青草坪,跟着大爷回家了。这里空旷的草地和清新空气还有麻雀的友谊,是牛棚不能比的。谁不喜欢蔚蓝天空和绿色草地?谁喜欢牛棚?牛也不例外。
   望着渐行渐远的牛仔背影。觉得应该趁着它们年幼,多让它们外出享受青草地的自由与快乐。因为长大了,等待它们的只是劳苦与宰杀。不是吗?这是牛的定命。
   善良的牛,憨厚的牛,背负人性重担的牛。从前所有的农务,耕田踹谷推礳……哪一样不需要牛的力气?古时各族的祭祀活动,也总是离不开献上牛羊。牛血洒祭坛,内脏焚烧成馨香之气,皮肉则供人享用……
   如今的牛,照样为着人类的口福时刻准备牺牲自己。你吃过多少烤牛排牛肉面牛肉汤牛肉铁板烧?还有吉野家的牛肉饭,还有印度的牛肉咖喱?在啧啧称赞其美味的同时,是否想到牛的牺牲?想到牛的一生吃的只是草?
   除非人类重返伊甸园,在那里“狮子吃草与牛一样……既不伤人,也不害物……”
   在那里,所有受造之物都能摆脱弱肉强食的自然界生存法则;与人类与天使共享无限生机的快乐。
   “呣”远处传来牛牛轻轻的叹息……

上一篇:康师傅 下一篇:霸主(微小说)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
奇哈 版权所有
那些最新鲜、最有趣的内容,让你第一时间掌握
'); })();